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可可托海

作者: 沈思一    來源: 阿克蘇地委宣傳部    日期: 2021-02-15

  可可托海

  很長一段時間,人們在地圖上找不到這個無名的北疆小鎮。

  事實上,可可托海不是無名的,她的無名是蘊含著無窮能量的無名,她的無名是守護著驚世寶藏和秘密的無名,她的無名是一座豐碑,一座新疆為中華民族復興崛起奠基的物質財富與精神價值交相輝映的豐碑,這座豐碑,直抵霄漢,如同夜空璀璨的星辰。

  山路九十九道彎,初秋的北疆已經略有涼意,搖下車窗,山風拂面,冷峻清爽,一行人中博古通今的賢者開始介紹可可托海的傳奇。這里是額爾齊斯河的上源,河水寒涼,雖夏日不得下水;石鐘山形似座鐘,巍峨高聳;夫妻樹相依相伴,一直在撒狗糧。至于可可托海的寶藏和功勛,不勝枚舉,不便劇透云云。

  行駛在蜿蜒盤旋的山間小道,遠處的絕崖峭壁上似乎刻著上古時期先民們狩獵勞作的巖畫,簡約幾筆,寫實派的大師,勾勒出對騰格里天,對狼熊鹿羊的崇拜,深度刻畫了先民們熱愛生活的激情奔放,這遠古時代的生命氣息,安靜幽秘深邃,他們在遠古時代的呼喚,他們放牧漁獵的場景,仿佛就從這層巒疊嶂深處傳來。。。

  穿出蜿蜒曲折的山路,沖上隘口,眼前突然豁然開朗。放眼望去,是一片遼闊的盆地??煽赏泻?,東延伸入大山的深處,是額爾齊斯河的發源地,這條冷水河之品性正如同草原民族含蓄勁節的性格,不善言辭而又胸懷博大,時而沉默舒緩,時而粗獷遼放,她發源于大山深處,是西北方的大河,青龍白虎,綿延向西向北,流域300多萬平方公里,奔騰呼嘯,匯入北冰洋。以洋流對北極的貢獻而言,我們宣示在北極的主權自然名正言順??煽赏泻?,西向通過山谷間的通道(俗稱西溝)連接阿爾泰山脈的主脈腹地,毗鄰富蘊縣,這個緯度橫跨蒙古大草原對稱的是大興安嶺的加格達奇,兩個袖珍縣城有很多相似之處,都有北方小城的獨特韻味,以及非常切近的地形和植被,北地的白樺樹,路邊的野草野花,都如同倔強的小孩,那份氣質,那份一塵不染在風中的傲然與淳樸,深深地刻在旅人的腦海中。在這個緯度的東北方向,是鮮卑人的發源地嘎仙洞,一個比之可可托海袖珍的山谷,一條小河,夏日茂密的樹林和草叢,掩映著一座可容千人之余的大山洞,洞口還立著北朝時期刺史李崇代皇帝朝圣的碑刻,那里是一個叱咤風云的北方諸民族之源的鮮卑族的發祥地??煽赏泻?,以其更加寬廣的胸懷,群山懷抱,大河,開闊延展的盆地,怡人的氣候,更是西北方民族之源,從隘口向東南方向望去,一片湖水,喇叭口面向東南消失在薄霧之中,那是青河方向,中國社科院考古所和新疆考古所正在那里的三道海子開掘古老的草原文明遺跡,而青河縣境,還遺留著上個世紀三十年代從中國甘肅延伸到前蘇聯境內西伯利亞地區的地震大斷裂帶,造化鬼斧神工。在自然面前,唯有自然是永恒的,當然,還有人類杰出的精神世界,可與日月同輝。

  我們可以想象這片森林茂密、河流奔騰的谷地曾經是多么令人神往的古人類生活的樂園。曾經的滄海,退潮之后形成遼闊的原野,在山谷之外,是恐龍猛犸象的領地,一直延伸到今天的卡拉麥里野馬保護區、將軍戈壁和五彩灣、古海溫泉;山谷之外,是火山噴發時有余燼散落的世界,大地在那時是女媧補天大水之后的雨林繁盛的創世紀。在山谷深處,早期的人類開始出現在這片與世隔絕的土地上,蕃衍生息,男人漁獵,女人鉆木取火,縫衲皮草,飼養馴化野豬野馬野狼。她們從深谷發展壯大群體,積蓄氏族的力量,從此出發,向外播遠。人類古老文明的香火從“野蠻”蒙昧時代,一步一步地走向“文明”新時代,走向外部世界。

  這樣一塊人類蕃衍生息的熱土,持續了幾千年。經可可托海向西向南都是草原民族經行的大通道,向南直趨北庭故地,達坂城南天山北坡游牧大通道,向東南經吐魯番趣敦煌故地及樓蘭羅布泊;向西則經富蘊、福海烏倫古湖過阿勒泰南緣烏爾禾大通道奔伊犁河谷,這條路是曾經的大月氏西潰之路,恐怕也是耶律大石建立西遼國的通道。放馬草原,奔馳戈壁,狼奔豕突,象走虎嘯,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尚不可見牛羊。

  人類草原文明是一部交響曲,時而高亢激越,時而陷入近于無聲的孤寂與沉默,爾今,古老的文明湮滅在你腳下的草叢和碎石堆中??煽赏泻M蝗幌г谖拿鞯囊暰€外,只有額爾齊斯河的河流咆哮流淌在這亙古以來的山川峽谷中,伴隨她的只有一代代的野狼家族。直到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蘇聯人踏足這里,發現了這里無窮的寶藏,開始垂涎覬覦這塊天賜寶地。

  從葦子湖,據說現在有個洋氣的名字叫可可蘇里,過海子口(伊雷木湖),進入可可托海鎮。過一座小橋,界分南北。橋北,上個世紀主要是礦區的生活區;橋南,則以礦區為主,今天名聞遐邇的三號礦坑和阿依果孜洞就在南區,也有零星的居民房屋??煽赏泻S泻幽先?、河北人之說,其實就是橋南北之分。小鎮東西向是個長條形,以可可托海博物館(禮堂)為中心,鎮的最東頭一個小山丘下是過去的醫院,據說時有鬼神出沒,醫院往東過另一座小橋,進入額爾齊斯河上游景區。

  曾經,古老的滄海古原和人類工業文明后機器的喧囂在這里碰撞交匯;今天,我們既看不到古老的遺跡,也看不到生產者的艱辛,可可托海在北疆的山巒懷抱中獨自享受著大江流日月,天近星輝燦的光陰流轉。

  可可托海是北疆一座安靜的小鎮,安靜得如同江南旖旎水鄉的處子。清晨,漫步在小鎮的街道上,炊煙裊裊,奶茶的香味從鄰家的院子里飄逸出來,混合著牛糞特有的芬芳,在北疆清冷的空氣中彌漫。小鎮是個冬窩子,氣溫相對要高一點,據說冬天也很少有風。不過早晚溫差大,仍然是典型的北方氣候。這樣一座小鎮,沒有車水馬龍,一切都很安靜優雅,哈薩克族勤勞的牧民一大早趕著羊群和馬兒出發了,噠噠的馬蹄聲和樹梢鳥兒的鳴叫混合在額爾齊斯河川流不息的河水聲中。你漫無目的地走在樺樹小道上,初秋的幾片金黃色的葉子已經飄落下來,散落在晨光普照的小徑上,泛著金色的光彩。那些五十年代以來把自己的青春奉獻在這里的大科學家、技術人員、爆破工人;地質工作者、醫生、老師,行行業業的建設者們,來自江浙滬魯,大江南北,賦予了這座小鎮特有的人文情懷。她曾經是科學與文明的高地,她曾經是醫療教育高水準的薈萃地,她很早就在這片蠻荒之地建立了德先生和賽先生的管理模式;她是自由的,她是有文化的,她是先進的,她是嚴謹的;她擁有當時最先進的發電站和選礦業、采礦業。她是視金錢如糞土的一群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創業奉獻的光榮之地;那時她的主人崇尚科學與知識,是寶石的主人,而不是寶石的奴隸。曾經的可可托海,是一片汪洋中的島嶼,是島嶼上的燈塔。她是海洋文化的嚴謹務實與古海洋之地粗獷與樂觀的結合,她的氣質優雅而又大氣。

  所有的偉大精神,都是由人類的杰出而又貌似平凡的人們用血汗澆筑的,這是一條漫長而又艱辛的道路,這是一條充滿樂觀主義與理想主義的道路。從葦子湖(請允許我忽略她洋氣的名字)出發,穿過一條氣勢宏偉的、長長的穿山隧道,是過去的一處絕密工程,一座建在山中的發電站。在當時的技術條件下,它設計之奇思妙想,施工之艱難復雜,都是今人無法想象的,很多地方的施工是靠人力一釬子一釬子鑿出來的,正如清償了中國當時欠蘇聯47%債務的三號礦坑,礦石都是一筐一筐從幾百米深的地下礦坑底一步一步艱難地背上來的一樣。偉大的解放戰爭是人民的小推車推出來的,共和國今天傲然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脊梁難道不正是建立在這些建設者的駝背之上的嗎!每一次,站在可可托海發電站的深洞里,看著墻上留下的當年的革命樂觀主義標語,想象著他們的快樂——勞動者的快樂,精神都會得到一次洗禮;每一次,站在三號礦坑的高壩上,都會為那些寂寂無名的建設者所感動,為這座偉大的礦坑所蘊含的精神震撼;還有那座凝聚著民漢凄美愛情的阿依果孜礦洞,是建設者們用自己的生命和身體為代價爆破出來的,他們很多人肺里吸入了太多的粉塵,得了矽肺病,他們很多人在震耳的環境中工作,喪失了基本的聽力。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手機里播放著甘萍唱的《馬蘭謠》,是歌頌南疆大漠的核試驗基地先烈們的一首歌,一代代的追尋者,青絲化作西行雪,一輩輩的科技人,深情鑄成邊關戀,丹心照大漠,血汗寫艱難,聽到此處,淚眼朦朧,可可托海,更為悲壯。

  進出可可托海鎮,今有兩條道。新修的路更寬更平整,新路要經過一處陵園,這里既埋葬當地的牧民,也安葬著在可可托海建設過程中的犧牲者和后繼去世的人們。同行有人提議離開時祭奠這些無名的建設者,清酒一杯,心香一柱,緬懷那些長眠在這里的人們。

  長歌當哭,他們已化作夜空的星辰。

[責任編輯:編輯:李夢婷]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103107
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中文_强制连续潮喷高清无码_正在播放无套少妇出租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