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趕年集

作者: 徐常根    來源: 新疆日報    日期: 2021-02-22

  ■幾十年過去了,年集還是這個年集,年味依然淳樸而濃郁,只是市場已煥然一新,趕集人的衣著也變得時尚靚麗了。到處都繁榮昌盛、欣欣向榮……真希望父親能看見這一切。

  □徐常根

  農歷每月逢雙日,是我豫南家鄉的集市日。兒時的集市,街道只有五六米寬,磚石路面兩側的門面房大都是木板門的青瓦房。

  九歲那年的臘月廿八,吃過早飯,我跟父親去趕年集。父親用扁擔挑著兩只空竹籃,我緊跟其后,在雪后的泥濘小路上深一腳淺一腳地走,鞋底沾著厚厚的泥巴,重如鉛塊,走上一會兒就得在草皮上蹭下鞋,三里多地的趕集路,走得我渾身是汗。

  集市里,人流熙熙攘攘,摩肩接踵,街道上被踩得滿地泥巴。攤位沿公路、街道兩側展開,依次延伸,花花綠綠的衣裳一字排開,年貨、年畫、小人書擺在鋪著塑料布的地上。說大鼓書的、唱戲的、吆喝叫賣的、討價還價的,一片嘈雜,熱鬧非凡。年關近了,年味兒濃了,熟人見了面格外客氣、噓寒問暖。

  父親帶著我在人山人海的集市上不停地走走瞧瞧、討價還價,卻沒買什么東西,我很不耐煩。父親說:“再等等,到晌午貨會賣得更便宜些?!?/p>

  快散集的時候,父親終于買了十斤豬肉、幾顆大白菜和一籃子白蘿卜。此時我的肚子已餓得咕咕叫,便眼饞地看著油鍋旁擺著的油條說:“大(爸),咱買根油條吃吧?”父親拒絕了。我不甘心,用手扯著父親的后衣襟,低聲說:“我想買掛小鞭炮?!弊屛乙庀氩坏降氖?,父親只猶豫片刻就爽快答應了。

  回家的路上,父親挑著兩籃子年貨,沿著曲折泥濘的小路深一腳淺一腳地走著。望著父親那身打著補丁的舊棉衣,想著臘月里他常說的“小孩過年,大人過關”那句話,我鼻子一酸,似乎一下子懂事了許多。

  白駒過隙,一轉眼40多年過去,父親也已經病逝30多年。去年臘月廿八,我從新疆回老家過年,與母親坐著三弟的轎車去鎮上趕集。昔日通往鎮上集市的羊腸小道,如今雜草叢生,早已荒無人跡。新修的一條干凈平坦的“村村通”水泥路,直通村民家門口。村里還通了公交車,漂亮寬敞的公交車開到村口,不僅坐得舒服,價格也便宜,出門上車3元,半個小時就到縣城了。

  路上,各種轎車、小型貨車、農用三輪車,還有電動車,一輛接著一輛,朝著集市駛去。當年我們步行去趕集,來回要大半天,如今開車油門一踩僅需幾分鐘。

  快到集市,車輛已一輛挨著一輛擁堵在道邊。想想也是,僅我們村民小組就幾乎家家有車,那些外出打工、經商富起來的村民大都開著自己的車回來過年、趕集,這怎能不堵車呢?過去,村里別說是汽車,就連偶爾能聞著汽油味我都覺得香;如今,一條望不到頭的汽車長龍綿延至集市那頭。實在無法前行,三弟只好將車停放在一處路邊,我陪母親步行到農貿市場。穿行其間,車的檔次都不低,倒像汽車展銷,可見全國各大城市的汽車牌照,其中還有幾輛“新A”“新B”牌照的車子,甚感親切。

  隨便走進一家店吃早餐,餐品豐富,吃的人一撥接一撥。母親告訴我,像這樣的早餐店鎮上有六七家。吃完早餐,母親帶我去逛超市,讓我驚訝的是,超市的規模與都市里的沒啥兩樣,這樣大的超市在鎮上有6家,且全天候營業。

  寬敞的農貿市場如今已加蓋了頂棚,里面商品琳瑯滿目,吃的、喝的、穿的,在分區售賣的市場里應有盡有。我問母親:“媽,咱家還需要買些什么年貨?”“年貨早就辦齊啦,今天就是來閑逛,讓你看看咱這里的年集有多熱鬧!”

  在肉類區見一中年男人說:“買三十斤牛肉?!辟u牛肉的砍下一大塊放在電子秤上說:“多二斤?!蹦侵心耆苏f:“行?!庇檬謾C掃了二維碼就接過肉拎走了。再沒人像父親當年那樣煞費苦心地討價還價了。

  市場里,母親遇到兩個年齡相仿的老熟人,高興得拉著手互相問候著。她們一臉滿足地說:“現在啥都不缺,保養好身子,好日子還在后頭呢!”

  鞭炮店鋪門前,雖然堆滿了五顏六色的煙花爆竹,但不論是賣家還是買家,與往年相比,都變得謹慎許多?,F在,縣里提倡大家不放煙花爆竹,因為以往過年大量燃放煙花爆竹,不僅影響了空氣質量,還帶來了火災隱患。

  在鎮上,我還看到多家快遞公司設立了投遞點,有的在收親人從外地快遞回來的年貨,有的在寄出本地特產,商品流通有了更便捷的方式。

  幾十年過去了,年集還是這個年集,年味依然淳樸而濃郁,只是市場已煥然一新,趕集人的衣著也變得時尚靚麗了。到處都繁榮昌盛、欣欣向榮……真希望父親能看見這一切。

?

[責任編輯:李夢婷]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124256
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中文_强制连续潮喷高清无码_正在播放无套少妇出租屋